AG体育官网游戏

您的位置:主页 > 学生园地 > 校园文艺 >
那个爱我的小气鬼我叫她妈妈
时间:2017-05-17 点击量:

     小的时候我很顽皮,七岁那年和隔壁村里的毛头小子干架,找到一个石头就往人家脑门上扔,结果叮咚一声,毛头小子的脑门上被我砸出了一个大包,在我们村有一个习俗,脑门上起大包就必须抓一只老母鸡来吃,毛头小子硬是跟我回到了我家,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坎凳上,哭着闹着赖着不走,非得让妈妈抓一只老母鸡回去,结果妈妈从厨房里捣鼓了很久,拿了四个鸡蛋给了毛头小子,并告诉他这些鸡蛋没过多久就会孵出老母鸡,毛头小子听了以后立马止住了哭声,抱着四只未来的老母鸡蛋,傻乎乎的回去了,我当时的心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我觉得妈妈爱我不如家里的那只老母鸡,这也是我第一次非常直接的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小气。

    等我上小学了以后,妈妈加诸在我身上的小气越来越多,比如我同桌小辉的笔盒里总是有各式各样的橡皮擦,还常常没有用完就立马改换新的款式,而我每一次都只能用一些缺胳膊少腿的橡皮擦,并且总是用到只剩了一点的时候,他才会给我换一些稍微大一点的缺胳膊少腿的橡皮擦。

    记的有一次她来学校的时候,我去车站接她,远远的看见她背着一个大布包,包里装了很多在超市遍地都能买到的蔬菜水果,我骂她大老远的你不累啊,她露出一脸羞涩的笑容,说还不是怕你吃不惯吃的不健康啊。我十分不耐烦的接住她的包想要帮她拎,她却死死的抓住,说怕弄脏了我的衣服,我就那样轻松的走在前头,她背着一个大包走在我的身后,仿佛两个世界的陌路人。

    一直到去年年底的时候,妈妈病倒了,出院的时候我和老爸去接她,看见他把医院里所有的一次性毛巾,牙刷甚至是卫生纸都装进了一个包里。气得我想骂她的时候,老爸阻止了我,老爸说这么多年她都习惯了,是啊,这么多年其实我也习惯了。习惯了她舍不得花一块钱买水,总是随身带着一个玻璃杯,习惯了她舍不得花两角钱买超市里的塑料袋总是用自己用了很多年的军绿色的布袋,习惯了她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我们浪费粮食总是把吃剩的倒在一个碗里,放到第二天接着吃。

    课外读本里有一课叫做《欧也妮葛朗台》,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总觉得吝啬鬼葛朗台和妈妈是同一类人,一直到有一年爸爸偷偷告诉我说妈妈为我存了一大笔上大学的钱。我突然记起年少时的那只老母鸡最后好像还是吃进了我的肚子,看,这个陪伴在我生命里十几年的小气鬼,我叫她妈妈

    又是一年母亲节了,亲爱的同学们有没有想好要为妈妈做些什么。那个每天为我们操劳的她总是乐呵呵的听我们抱怨学习中的烦恼,在我们乱发脾气的时候,默默整理散落的的物件。我想,如果要问这个世界上谁最爱我们,那么答案一定是妈妈。

上一篇:人生,应读书而绚丽
下一篇:2017届318班学生改编翻唱歌曲《AG体育app官方下载》

主页    |     学校概况    |    党建之窗    |    教学管理    |    教育科研    |    学校动态    |    学生管理    |    后勤保障    |    团委工会    |    级部窗口    |    学生园地    |    
Baidu
sogou